15998066277 13841293323@163.com

经典案例

    瀛如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热线:15998066277
    客服邮箱:13841293323@163.com
    联系电话:13841293323
    公司地址:鞍山市高新区千山中路S13-01门市(橡树湾南门)
    鞍山律师微信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克俊华、吴斌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9-16 09:56:00 阅读:86

克俊华、吴斌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8)辽03民终1253号

案  由: 民间借贷纠纷

裁判日期: 2018年11月09日

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辽03民终125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克俊华。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懿辽宁瀛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璐璐,辽宁瀛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斌。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颖,辽宁广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大庆市萨尔图区万峰综合大市场(20)号楼。

法定代表人:胡松,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鹏程,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建材路105号。

法定代表人:代贵雪,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宇,该公司员工。

委托诉讼代理人:顾鹏,辽宁弘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克俊华因与被上诉人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吴斌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2017)辽0304民初23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3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克俊华上诉请求:1、请求法院撤销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2017)辽0304民初2374号民事判决。2、请求法院判决被上诉人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偿还上诉人克俊华借款94万元、利息48万元,并从2017年8月30日起至借款本息付清之日止按年利率24%给付利息。3、请求法院判决被上诉人吴斌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偿还责任。4、请求法院判决三被上诉人承担一审诉讼费及本案上诉费。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认吴斌系借款人错误。一审法院查明吴斌时任大庆经理,系公司的负责人。根据法律规定,吴斌可以代表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从事民事活动。2014年5月22日,吴斌代表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向克俊华借款用于吉林韩源食品厂项目。因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无账号,吴斌要求克俊华将款项汇入其个人账户。同日,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给克俊华出具了借条,借条载明借款人为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并加盖公章,吴斌亦在借条上签名。在现实商业交易过程中,将款项汇入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个人账号的情况大量存在,由于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内部管理混乱所致产生的不利后果不能由善意相对人克俊华承担。《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应承担共同偿还克俊华借款本息的责任,吴斌承担连带偿还责任。2、一审法院认定借款无利息错误。克俊华与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约定的借款月利率为3%,时任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负责人吴斌对此无异议。通过借条载明的借款本金100万元,与实际交付的借款本金94万元,可以得出克俊华预先在本金中扣除了两个月利息6万元、借款月利率为3%的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借款无利息错误。3、一审法院认定38万元系偿还借款本金错误。吴斌归还的38万元应该认定为利息。4、一审法院审理程序严重违法。一审系普通程序,但庭审中法官助理王海谦一个进行审理,普通程序案件以简易程序审理,故程序违法。

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辩称,服从一审判决,希望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吴斌辩称,同意上诉人克俊华的上诉意见。

克俊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原告克俊华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归还原告借款100万元整;2、被告支付借款逾期不还的利息人民币48万元整;3、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吴斌在2014年5月22日以中国三冶集团大庆分公司承建吉林市韩源食品厂项目需要资金为由向原告个人借款人民币100万元,有借条为据,借期二个月,利息3%。原告在当天通过中国建设银行账户转给被告吴斌建设银行账上94万元整,尚有银行对账单为据,二个月利息6万元已扣除。又在2015年10月4日还了人民币38万元的利息(12个月),之后至今本息尚未还清,共计148万元整。2014年7月结款到期后,原告多次向被告索要欠款,被告以各种理由拖欠未还至今,由于原告多次向被告催要借款和利息未果,其行为严重损坏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归还全部借款及利息,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12月29日,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经公司董事会、党委会议研究决定,聘任被告吴斌为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经理,聘任期三年。2014年被告吴斌作为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签署综合业绩责任书,以确保企业各项综合业绩指标顺利完成。2014年5月22日,被告吴斌以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的名义向原告借款94万元,用于吉林韩源食品厂项目。当日,被告吴斌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约定“兹借用克俊华现金人民币壹佰万元整,用于吉林韩源食品厂项目,借期贰个月”,未约定利息,并加盖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印章,原告通过建行账户转账给被告吴斌建行账户94万元。2015年10月4日,被告吴斌通过银行转账方式,给付原告38万元,未约定该款项是否为偿还的本金或利息,亦未约定该38万元的性质。

另查,2014年5月22日,被告吴斌通过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借给吉林韩源食品有限公司90万元。2014年5月23日,吉林韩源食品有限公司就该笔借款向被告吴斌出具借据,载明借工程用款100万元(包括10万元利息),还款日期为2014年7月22日。2016年7月1日,被告吴斌以自己的名义将吉林韩源食品有限公司诉至吉林市龙潭区人民法院,后达成调解协议,吉林韩源食品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24日前一次性偿还被告吴斌借款本金110万元及利息50万元。

再查,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系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的分支机构,机构类型性质为企业非法人,不能单独对外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受法律保护,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还款义务。本案中,鉴于本案金额交付数额较大,应综合考虑原告的经济实力、支付能力、交付凭证、交易习惯、借款金额的大小、当事人间的关系、当事人陈述的交易细节经过及证人证言等因素综合判断。本案原告要求被告偿还借款100万元,结合原告提供的借条(约定用于吉林韩源食品厂项目)、银行卡转账明细、吉林市龙潭区人民法院(2016)吉0203民初1812号民事调解书及原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虽表面证明原告与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之间的借款事实存在,但原告的款项直接汇入被告吴斌个人账户,对上述款项实际支配的为被告吴斌,同日被告吴斌便将90万元款项转给吉林韩源食品有限公司。2016年7月1日,被告吴斌以自己的名义将吉林韩源食品有限公司诉至吉林市龙潭区人民法院,后达成调解协议,吉林韩源食品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24日前一次性偿还被告吴斌借款本金110万元及利息50万元。上述事实证明被告吴斌从原告处所借款项实际用于个人收益,现有证据足以认定原告系与被告吴斌个人存在借贷关系。借条中虽加盖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的印章,但不能认定原告与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之间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故对原告要求被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偿还借款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被告吴斌应对原告承担还款的义务。关于借款本金数额的认定一节,2014年5月22日,原告通过建行账户转账给被告吴斌建行账户94万元,被告吴斌亦于当日向原告出具借条一份,约定“兹借用克俊华现金人民币壹佰万元整,用于吉林韩源食品厂项目,借期贰个月”,原告实际给付被告的金额为94万元,借款本金应认定为94万元。2015年10月4日,被告吴斌通过银行转账方式,给付原告38万元,未约定该款项是否为偿还的本金或利息,亦未约定该38万元的性质,原告与被告吴斌均未提供证据证明该38万元的性质。依照常理,该38万元款项应视为偿还的为本金,故被告吴斌尚欠原告借款56万元,对原告过高主张不予支持。关于原告主张借款逾期利息48万元一节,原告与被告吴斌在借条中约定了还款日期,借期贰个月,即还款期限为2014年7月22日,2015年10月4日还款38万元,即38万元的逾期利息从2014年7月23日计算至2015年10月4日止;56万元逾期利息应从2014年7月23日起计算至应当给付之日止。因原被告未约定利息计算方式,逾期利息应参照银行同类贷款利率计算,故对原告的此项主张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二款“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条“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出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性为有效”,第二百零六条“借款人应但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吴斌偿还原告克俊华借款56万元;二、被告吴斌给付原告克俊华38万元的利息,从2014年7月23日起至2015年10月4日止;给付原告克俊华56万元的利息,从2014年7月23日起至应给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短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三、驳回原告被其他诉讼请求。以上款项,被告吴斌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十日内一次性付清。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812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吴斌承担13200元,由原告克俊华自行承担4920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吴斌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1、提供吴斌帐号为43×××92号帐户明细一份和中国建设银行银行卡明细一份。拟证明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经常通过吴斌个人帐户办理公司转帐业务,其中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将38万元工程款转入案外人刘支刚帐户,再通过刘支刚转吴斌个人帐户的方法归还所欠克俊华工程款。该38万元非归还该案的利息或本金。2、2011年至2014年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经费明细一组证据。拟证明吴斌收到克俊华94万元借款转借吉林韩源食品厂90万元,余下4万元均用于公司而非吴斌个人使用。

克俊华针对吴斌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和关联性予以认可,审庭中,克俊华自认确实收到吴斌个人帐户转款38万元非用于归还该笔借款利息。

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和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对证据2的关联性不予认可。本案所涉款项的借款时间为2014年5月22日,而吴斌提供的用款时间均在之前,故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

本院依据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陈述,查明以下事实:2014年5月22日时任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经理的吴斌以公司名义为克俊华出具借条,借条中写明“兹借用克俊华现金人民币壹佰万元整,用于吉林韩源食品厂项目,借期贰个月”。当日克俊华通过中国建设银行卡号为43×××64号帐户汇至吴斌的中国建设银行卡号为43×××92的帐户94万元。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有误部分予以纠正。对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证据材料并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和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是否应承担共同还款责任。2、关于案涉借款是否约定利息及利息数额问题。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和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是否应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问题。吴斌在担任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经理时为克俊华出具《借条》,借条落款处为吴斌和中国三冶大庆分公司,同时加盖了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的印章。现吴斌对其签名认可,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证据证明《借条》上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的印章系伪造。因此,应认定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吴斌为共同借款人,应当承担共同的还款责任,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为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的分支机构,无独立法人资格,该偿还借款本息的责任依法应由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承担。

关于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抗辩吴斌没有向外借款的权限,吴斌的行为系其个人行为一节。吴斌向克俊华借款时表明了身份,并以吉林韩源食品厂项目用款为由说明借款用途,同时对克俊华将借款打入其个人账户,进行了较为合理的解释,其解释为分公司没有独立账户,分公司部分业务往来通过其个人账户进行。克俊华作为自然人因其吴斌的身份、借款用途、加盖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印章行为,转款方式的解释等足以让克俊华产生合理信赖,认定将借款借于吴斌和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而吴斌是否实际具有向外借款的权限,不能对抗善意出借人。故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的该项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主张涉案借款由吴斌个人使用,未用于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不应由其承担还款责任一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以企业名义与出借人签订民间借贷合同,出借人、企业或者其股东能够证明所借款项用于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个人使用,出借人请求将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列为共同被告或者第三人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据此,企业负责人以企业名义借款的,即使该借款未实际用于企业使用,仍不能突破合同相对性原理,应当将企业列为当事人,其对债权人的责任不能免除,只是为加强对出借人的保护,可以主张企业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本案中,涉案借款发生后,吴斌与吉林市韩源食品有限公司发生借贷关系,吴斌通过个人帐户直接汇入吉林市韩源食品有限公司帐户90万元。2016年7月1日吴斌又以个人名义起诉吉林市韩源食品有限公司要求归还包括该笔借款在内的本金及其利息,后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吉林市韩源食品有限公司偿还吴斌包括该笔90万元借款在内的两笔本金110万元及利息50万元。从上述行为可见,本案案涉借款中确有较大部分款项未进入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和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账内,但在本案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中,不能突破合同相对性原理,仍应将企业列为当事人,不能对抗善意出借人,但如果能够证明该借款确由个人使用,则可以就该部分向个人追偿。故此,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该项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不承担偿还借款责任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公司可以设立分公司。设立分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78条规定:“被执行人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不能清偿债务时,可以裁定企业法人为被执行人。企业法人直接经营管理的财产仍不能清偿债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执行该企业法人其他分支机构的财产。”的规定,当分公司的财产不能全部清偿债务时,从有利于保护债权人利益角度出发,作为分公司的主管机构总公司应该承担起补充清偿责任。故一审法院判决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案涉借款是否约定利息及利息数额问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的规定,除自然人之间借贷的外,借贷双方对借贷利息约定不明,出借人主张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民间借贷合同的内容,并根据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现吴斌和克俊华均认可双方在借款时约定了利息及月利率为3%,且借条中载明的金额虽为100万元,借期为两个月,但克俊华实际转款仅为94万元,这与克俊华主张的借款利息为月利率3%,借期两个月,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6万元相符。据此,可以认定吴斌和克俊华借款时约定了利息,其利率为月利率3%。但加盖了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公章的《借条》上,并未约定利息,故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应对克俊华和吴斌约定的利息承担支付责任。克俊华和吴斌未在借条上载明约定了利息,克俊华知道或应当知道不应由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承担支付约定利息责任。克俊华向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按照年利率24%支付借款利息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持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二十九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未约定逾期利率或者约定不明的,人民法院可以区分不同情况处理:(一)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但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有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之规定,吴斌应对借款利率的24%部分承担支付责任,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依法仅对上述借款利率中逾期支付的6%部分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一审关于利率的认定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克俊华主张利息的具体数额一节。克俊华关于利息的计算在一审期间提出了明确的数额,即请求逾期利息为48万元。现吴斌和克俊华均认可在借款后,吴斌曾支付过克俊华38万元,但一、二审期间双方对该款项的性质认定发生变化,对是否属于偿还的利息不清。经本院核算,按照本金94万元,年利率24%计算,克俊华从借款之日起至本院二审庭审时其利息数额已经超过了48万元+38万元,即无论该38万元的性质是否为偿还的利息,克俊华主张吴斌支付利息48万元的诉讼请求,均符合双方的约定和法律规定,应予支持。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未主张该38万元的具体性质。故此,在克俊华主张支付48万元利息的情况下,38万元的性质认定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审查。对克俊华主张的吴斌支付其借款利息48万元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三冶大庆分公司仅在48万元内,从2014年7月23日起,以本金94万元,按年利率6%计算利息部分承担连带支付责任。二审期间克俊华变更的利息计算的诉讼请求超过了一审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审理。

综上所述,克俊华的部分上诉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2017)辽0304民初2374号民事判决;

二、吴斌于本判决生效10日内一次性偿还克俊华借款94万元及利息48万元;

三、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对借款本金94万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对吴斌偿还克俊华的利息部分,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仅在48万元内,从2014年7月23日起,以本金94万元,按年利率6%计算部分承担连带责任;

三、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对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承担的上述责任承担补充清偿责任;

四、驳回克俊华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确定的期限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则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及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812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3200元,均由中国三冶集团有限公司大庆分公司和吴斌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 迪

审判员 秦长虹

审判员 吴红娜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九日

书记员 谢姝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