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41293323 13841293323@163.com

经典案例

    瀛如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咨询热线:13841293323
    客服邮箱:13841293323@163.com
    联系电话:15694128855
    公司地址:鞍山市高新区千山中路S13-01门市(橡树湾南门)
    鞍山律师微信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英格瓷益隆红柱石(新疆)有限公司与鞍山市国平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仲裁案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11-24 15:28:00 阅读:99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

(上海国际仲裁中心)

裁决书

申请人(被反请求人):英格瓷益隆红柱石(新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文学

住所:新疆巴州焉耆县七个星镇霍拉山

代理人:张媛上海好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反请求人):鞍山市国平耐火材料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国平

住所: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九道街2519号

代理人:田桂梅公司职员

王懿、李璐璐辽宁卫尊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海

二O一七年十二月一日

裁决书

〔2017〕沪贸仲裁字第540号

  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又名“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原名“中国国际经济仲裁反请求获得受理。秘书处将此事宜告知了当事人并提请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仲裁反请求进行答辩。秘书处于2017年7月25日收到申请人提交的针对反请求的《答辩状》并转寄被申请人。根据《仲裁规则》第五十三条的规定,本案由一名仲裁员成立仲裁庭进行审理,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未在《仲裁规则》规定的期限内共同选定或共同委托本会主任指定本案独任仲裁员,本会主任根据《仲裁规则》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指定张忠先生为本案独任仲裁员。前述仲裁员在签署了《仲裁员声明书》后,于2017年8月1日成立仲裁庭,审理本案。仲裁庭商秘书处定于2017年8月16日进行开庭审理。秘书处于2017年8月1日向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寄送了《仲裁庭成立通知》及《开庭通知》,并向仲裁庭移送了案卷材料。秘书处于2017年8月11日收到被申请人提交的《证人出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以下简称“本会”)根据申请人英格瓷益隆红柱石(新疆)有限公司(即“被反请求人”,以下统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鞍山市国平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即“反请求人”,以下统称“被申请人”)于2011年12月16日签订的《经销协议》(以下或称“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以及申请人于2017年6月13日向本会提交的书面仲裁申请,在申请人办理了相关手续后,于2017年6月16日受理了前述合同项下的争议仲裁案。本案编号为SDG2017241本案仲裁程序适用2015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规则》(以下简称“《仲裁规则》”)。鉴于本案争议金额未超过人民币1,000003根据《仲裁规则》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本案程序适用《仲裁规则》第四章“简易程序”的规定;根据《仲裁规则》第五十九条的规定,该章没有规定的事项,适用《仲裁规则》其他各章的有关规定。本会秘书处(以下简称“秘书处”)于2017年6月16日向申请人寄送了《受理通知》、《仲裁规则》和《仲裁员名册》向被申请人寄送了《仲裁通知》、《仲裁规则》、《仲裁员名册》及申请人提交的《仲裁申请书》与附件材料。秘书处于2017年7月6日收到被申请人提交的《仲裁反请求书》及所附证据材料,于7月10日收到被申请人提交的补充证据材料,并将前述材料转寄申请人。被申请人在完成反请求受理相关手续后,其申请书》及身份证明信息、书面证人证言,秘书处转交申请人及仲裁庭2017年8月16日,仲裁庭在本会所在地开庭审理本案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均委派代理人参加了开庭,庭审前,双方当事人均提交了补充证据材料,秘书处转交对方当事人及仲截庭。庭审中,申请人变更了仲裁请求,陈述了变更后仲裁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及理由,被申请人发表了答辩意见;被申请人变更了其反请求,陈述了其依据的事实及理由,申请人对被申请人的仲裁反请求作了答辩;仲裁庭根据《仲裁规则》第十五条的规定,决定接受申请人变更仲栽请求及被申请人变更仲裁反请求的申请。双方对各自提交的证据进行了举证说明,并对相对方提交的证据发表了质证意见;经仲裁庭许可,被申请人申请的证人出庭作证,仲裁庭及双方当事人对证人进行了质询。被申请人另当庭提出了调查取证的申请此后的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回答了仲裁庭的提问,进行了辩论并作了最后陈述。庭审结束前,经征询当事人意见,仲裁庭就庭后程序进行了安排庭审后,申请人及被申请人分别对当庭变更的仲裁请求及反请求作了确认,并完成了相应的手续;被申请人还提交了补充证据材料,并对此前提出的调查取证申请作了补充说明。秘书处将该等材料转寄申请人及仲裁庭后,申请人对前述补充证据材料发表了质证意见。对于被申请人提出的调查取证申请,仲裁庭决定予以同意并根据被申请人确认的调查取证单位由本会向上海市国家税务局出具了协助调查取证公函。此后,双方代理人分别提交了代理意见,秘书处转寄对方当事人及仲裁庭。后,该单位致电本会,被申请人的前述申请不予接受经仲裁庭请求,本会秘书长根据《仲裁规则》的规定同意本案裁决期限延期至2017年12月1日止有关本案的一切法律文书已由秘书处根据《仲裁规则》第六十一条之规定送达本案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及仲裁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仲裁庭根据查明的事实,依据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对本案作出裁决。现将本案案情的内容、仲裁庭意见和裁决分述如下:

本案案情

  申请人提起仲裁申请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1年12月16日签订《经销协议》,由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供红柱石产品2015年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发出价值为502,612元货物后,至尚有502,612元未予付清期间,虽经申请人数次催讨债权,但被申请人以各种理由托辞至今未付申请人遂提出以下仲裁请求1、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货款502,612元。2、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利息,每日按照66元计算2015年7月15日起至仲裁裁决生效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暂计2015年7月15日至2017年6月13日共计利息46854元3、被申请人承担本案仲裁费。申请人于庭审时变更了第二项仲裁请求并于庭审后作了确认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利息,以502612元为本金,2015年8月14日起至仲裁裁决生效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基准贷款利率计算被申请人在庭审前未针对申请人的仲裁申请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其于庭审时作了答辩,主要观点如下:

  1、对申请人所述的欠款金额无异议,但不认可支付利息。

申请人违反合同约定向被申请人客户销售产品并单方违约停止供货给被申请人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包括已经造成的经济损失及继续履行合同可获得的利益,故申请人无权向被申请人要求支付货款并承担违约责任被申请人提起反请求称,被申请人与申请人于2011年签订《经销协议》,合同约定申请人授权被申请人为辽宁省吉林省和黑龙江省区域内的经销商。合同第1条第4款约定:“未经公司(即申请人,下同,仲裁庭注)书面事先同意经销商(即被申请人,下同,仲裁庭注)不得向附件二中所列的保留客户销售产品。公司有权不时变更附件二中所列的保留客户名单。公司有权在经销区域内开拓新的公司直销客户(不包括鞍山国平现有客户),”合同签订后双方依约履2015年3月10日,申请人出具授权委托书一份,授权被申请人在东北地区独家经销红柱石系列产品,但从2015年初开始申请人多次向被申请人的原有客户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产品,被申请人多次与其交涉,申请人均不予理会,至此,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不再从被申请人购买产品被申请人多年间与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交易记录可以证明,由于申请人违约向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产品,给被申请人造成经济损失506,276.35元,并因此失去营口东邦冶金设备时材有限公司这一重要客户间接经济损失无法估算。

被申请人遂提出如下仲裁反请求:

  1、裁决申请人赔偿因其违约给被申请人造成经济损失506,276.35元及利息(从2015年7月起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

  2、仲裁及因仲裁所发生的全部费用由申请人承担。

  申请人交涉,并要求申请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村有限公司是被申请人成为独家经销商后开发出来的新客户,为此被申请人做了许多工作,我们曾一起访问过。除了这家客户以外,申请人绕过被申请人还向其它一些客户直接销售,如鞍山佳和、鞍山盈达,还有大连的一些客户,”申请人对证人的身份予以确认,但对其证词不予认可申请人代理人代理意见主要内容为:

  1、被申请人要求申请人赔偿506,276元损失没有证据支持,被申请人提供2009年至2013年被申请人与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发票,这些证据无法证明申请人对被申请人造成损失的数额。

  2、申请人2015年10月因为经营不善,大幅裁员,2016年4月对外宣布停产(樊卫东证人证言也提到了)。既然是停产,说明业务对外也停了,如本案证人所述从2015年7月开始申请人和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有交涉,而2015年10月申请人停产,三个月间申请人对被申请人造成506,276元损失无法实现。

  3、证人樊卫东目前处无业状态,原在申请人处工作,现在做出对申请人不利证言,被申请人称樊卫东并不是东北三省区域经理,也不负责被申请人业务往来,证人在作证时只是听说却没有见过合同,也不是自己经手而是间接得知申请人对于证人所说申请人销售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数额真实性不予认可。

  4、《经销协议》第9条约定“如果如下情况发生,任何方可以在无事先通知的情况下,立即终止本协议另一方未履行或违反本协议下的任何义务并且该违约在收到一方补救要求之日起30天内未得到补救当本协议因任何原因被终止后,公司(即申请人,下同仲裁庭注)有权立即在经销区域内向客户直接或通过其他经销商销售产品双方明确同意,如本次协议终止,经销商(即被申请人下同,仲裁庭注)无权享受任何赔款或补偿。”根据第9条的约定,如果被申请人能证明申请人违约事实成立,被申请人在仲裁反请求中自认多次交涉违约及证人证言提及多次向申请人交涉违约要求补救,正好符合《经销协议》第9条,无事先通知终止本协议的情况。第9条又约定了终止协议后果,申请人可以直接向经销区域客户销售产品,被申请人无权享受任何赔款《经销协议》第9条是双方协商真实的意思表示,受法律保护,而非格式条款申请人没有向营口东邦冶金设备时材有限公司销售产品,被申请人不存在要求赔款问题,即使申请人向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产品,根据合同第9条,被申请人也不能得到赔偿被申请人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证明申请人给被申请人造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规定的法定损失。一个客户流失受市场环境复杂因素影响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流失和申请人没有直接因果关系。无论从法律还是《经销协议》的约定,被申请人要求赔偿损失依据都不成立。

  5、2015年3月10日申请人授权被申请人为东北地区独家经销红柱石系列产品的基础系争合同。第9条约定,合同系自动延期。授权委托书约定的独家经销和合同约定的独家经销系同一意思,合同第1条第3款约定,申请人有保留客户,可以随时变更保留客户。

  6、被申请人处境艰难的背后原因,系被申请人业务经理将钱投资于搞投机、炒期货,没有把控好机遇,因此被申请人的损失不能由申请人来负责。被申请人不能因为处境艰难就以反请求要求赔偿未否定被申请人欠申请人货款502,612元的事实。

被申请人代理人代理意见的主要内容为

  1、案件背景被申请人前身为鞍山国平耐火原料有限公司,在东北地区经营耐火材料近二十年,申请人为打开东北市场与被申请人签订独家经销协议。几年间,东北地区客户从不认知,不知道红柱石是什么产品,到指导客户试验并应用到工业生产,被申请人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资金.2011年以前,红柱石在中国只是实验室理论研究报告阶段,没有工业生产应用报告,是被申请人第一次把红柱石产成功应用在工业生产中,并于2011年6月8日成功召开了东北地区红柱石应用技术交流会,市场稳中有升,在耐火行业最困难的时候被申请人销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迅速增长。就在东北市场熟悉并认可英格瓷品牌后,申请人开始以低于被申请人销售价的价格将产品出售给被申请人的客户,并停止向被申请人供货。

  2、被申请人为东北三省的独家经销商,申请人无权在东北三省销售产品。(1)《经销协议》前言部分约定,申请人愿意授权被申请人作为红柱石产品本协议约定经销区域的独家经销商。(2)《经销协议》第1条第1款约定,经销区域是辽宁、吉林和黑龙江。(3)《经销协议》第1条第3款约定,申请人有权在经销区域内开拓新的公司直销客户(不包括被申请人现有客户)增值税发票显示,被申请人从2010年开始向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红柱石,而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1年12月16日签订《经销协议》,显然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是被申请人的原有客户。(4)2015年3月10日《授权委托书》约定:申请人授权被申请人在东北地区独家经销红柱石系列产品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经销协议》第一条中就独家经销的相关事宜已有约定,2015年3月10日再次出具《授权委托书》显然是就原有约定的变更,依据该授权自2015年3月10日起申请人在东北地区无权销售,包括其保留客户

  因此,申请人从2015年7月开始向被申请人等几家公司销售产品,是恶意违约3、申请人单方停止向被申请人供货,强行占有东北市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提起仲裁意图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1)申请人据以主张货款的增值税发票时间,分别为2015年6月4日、2015年6月25日、2015年7月14日,可见,在此之前被申请人一直诚实守信履行合同义务,从未发生拖欠货款的情况。

  (2)证人樊卫东证实,2015年7月开始申请人每月向销售人员发送的销售报表中,开始出现被申请人等东北区域公司的销售记录。营口东邦冶金设备时材有限公司等公司也是从2015年7月开始不再向被申请人采购,被申请人是得知申请人这一违约行为之后,停止支付货款的

  (3)如前所述,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交易状况一直稳定,仅一次未及时付款,申请人在未进行任何磋商调解的情况下,直接停止供货并欲终止合同,失去这一大客户,于常理不符事实上,申请人如此行事意图明确,通过提起仲裁,将违约之名强加给被申请人,收回被申请人的独家代理权。此后便可名正言顺地在东北三省销售,无偿享用被申请人辛苦开拓的市场,一举多得。这才是其最终目的所在。

  (4)双方合同并未解除,申请人擅自停止供货构成违约。《经销协议》第9条第2款第1项:在一方未履行或违反协议下的任何义务并且该违约在收到一方朴救要求之日起30天内未得到补救,协议终止。据此,协议终止需同时满足两个条件:违约及补救要求。暂不论是谁违约,申请人及被申请人均未向对方发出过要求补救的通知合同双方的行为均没有满足约定的终止条件,合同并未终止。即便在本次仲裁请求中申请人也只是主张货款,而未主张解除合同。因此,申请人代理人庭审中主张《经销协议》已经终止没有事实依据。在合同有效期内,申请人单方停止履行供货义务,构成违约。

  (5)《经销协议》通篇条款均为对申请人权利之保护,第9条约定了合同终止后申请人的多项权利,而经销商则无权享受任何赔款或补偿。足见该《经销协议》并非经合同双方合意后一致达成,而是一份格式合同,依据《合同法》第四十条之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据此,遵循《合同法》关于公平原则的规定,申请人应就其违约行为承担赔偿责任。庭审中及庭审结束后,被申请人向仲裁庭申请请求依法向上海市国家税务局调取申请人与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至2017年8月16日期间的增值税发票的申请书。仲裁庭认为被申请人的请求调取证据理由充分予以同意。经仲裁庭向上海市国家税务局取证,后者经研究后口头向仲裁庭反馈意见为:上海市国家税务局对调取此类增值税发票的申请不予办理。

仲裁庭意见

 (一)关于《经销协议》的效力:

  仲裁庭经审理查明,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于2012年11月9日签订了《经销协议》,合同内容为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协商一致的意思表示,其内容与中国法律、行政法规有关合同效力的强制性规定无悖在本案庭审中,双方均对于系争合同的合法有效性予以确认。仲裁庭认为,根据《合同法》第三十二条“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及第四十四条“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的规定,本案合同经本案双方当事人签署成立并生效,对申请人、被申请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各方均应严格遵守合同,按照合同的约定及相关法律的规定,主张权利、履行义务及承担责任,而被申请人所提出的格式条款问题,无论成立与否,均不影响系争合同的整体效力。

  (二)关于本案的争议焦点

  本案申请人是否应当受到独家销售的条款约束?

  本案庭审过程中,双方对被申请人还欠付申请人剩余款项502,612元的事实予以认可且无争议。双方的争议焦点是申请人是否违反了《经销协议》关于被申请人在东北地区独家经销红石柱系列产品的约定。申请人以其没有违反《经销协议》关于独家经销红石柱系列产品的约定为由要求支付剩余款项;被申请人则以申请人违反《经销协议》关于独家经销产品的约定拒绝支付剩余款项并要求申请人赔偿经济损失及利息。庭后双方代理人提交的代理词也是围绕着这一焦点展开。经查,2011年12月16日双方签订的《经销协议》第1第4款约定:“未经公司书面事先同意,经销商不得向附件中所保留客户销售产品。公司有权不时变更附件二中所列的保留客户名单。公司有权在经销区域内开拓新的公司直销客户(不包括鞍山国平·即被申请人,仲裁庭注,现有客户)”2015年3月10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出具一份《授权委托书》,其内容为“兹英格瓷益隆红柱石(新疆)有限公司授权鞍山国平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在东北地区独家经销红石柱系列产品仲裁庭认为,2011年12月16日双方签订的《经销协议》的

第1条第4款约定“公司有权在经销区域内开拓新的公司直销客户(不包括鞍山国平即被申请人,仲裁庭注,现有客户)”并没有明确被申请人在其经销区域内享有独家经销权利,而是明确了申请人不得向被申请人的现有客户销售。2015年3月10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出具的《授权委托书》载明:“兹英格瓷益隆红柱石(新疆)有限公司授权鞍山国平耐火材料有限公司在东北地区独家经销红石柱系列产品”则是明确了被申请人在东北的独家销售权。但《经销协议》和《授权委托书》两份法律文件中的一个主题是明确的,即申请人不得向被申请入的原有客户之一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产品,故申请人应受独家销售条款的约束。2、申请人违反《经销协议》和《授权委托书》约定的独家经销协议事实如何认定?

  庭审中,被申请人的证人即申请人原销售经理樊卫东出庭作证并提交了书面证词。其证词主要内容为:“从2015年7月申请人多次向被申请人的原有客户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产品(详见附表),期间,被申请人多次与申请人交涉,并要求申请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营口东邦是被申请人独家经销商后开发出来的新客户,为此被申请人做了许多工作,我们曾一起访问过,除了这家客户以外,申请人绕过被申请人还向其它一些客户直接销售,如鞍山佳和

鞍山盈达,还有大连的一些客户。”仲裁庭认为,尽管庭后被申请人向仲裁庭请求依法向上海市国家税务局调取申请人与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于2015年7月至2017年8月16日期间的增值税发票的请求被上海市国家税务局口头告知不予办理,但并不影响仲裁庭对申请人构成违约向被申请人的原有客户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其产品事实的认定。当然,被申请人也应承担其证据存在一定瑕疵的责任和不利后果。

  (三)关于申请人的仲裁请求

  1、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货款502.612元请求。现有证据材料显示,申请人在此期间存在着与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的交易情况并向其提供了系争《经销协议》所列明的应由被申请人独家经销的产品,因此,仲裁庭认为,申请人在合同期内违反了《经销协议》和《授权委托书》关于不得向被申请人的原有客户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产品销售的约定从而构成了违约。但此等违约并不能免除被申请人应当向申请人支付货款502612元义务。鉴于双方在庭审中对被申请人欠付申请人货款和金额数字这一事实的认可,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的规定,被申请人应当向申请人支付货款502,612元。

  2、关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利息以502,612元为本金自2015年7月14日起至仲裁裁决生效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基准贷款利率计算的请求。鉴于被申请 人对于申请人向营口东邦冶金设备耐材有限公司销售的违约行为享有暂缓支付的抗辩权,故仲裁庭对于申请人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因延迟支付货款产生的利息不予支持。

  3、关于申请人仲裁请求的仲裁费

根据本案仲裁庭对申请人仲裁请求的支持情况,仲裁庭根据《仲裁规则》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本案申请人仲裁请求仲裁费由申请人承担10%,被申请人承担。

(四)关于被申请人的仲裁反请求

  1、关于申请人赔偿因其违约给被申请人造成经济损失

  506,276.35元及利息(从2015年7月起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鉴于申请人违反了双方签订的《经销协议》和申请人向被申请人出具的《授权委托书》约定的不得向被申请人原有客户销售产品的约定,申请人应当承担其违约责任并赔偿被申请人的相关损失。考虑到被申请人依据证人提供的申请人违约销售数据和被申请人自己掌握的申请人销售数据参照行业平均利润计算出来的损失金额并未得到申请人的认可和上海市国家税务局的相关证据佐证,被申请人应当承担其举证不利的相应后果,仲裁庭对其损失金额酌定为506,276.35元x90%-455,648元,同时,被申请人要求以506,276.35元为本金计算利息(从2015年7月起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的请求不予支持。

  2、仲裁及因仲裁所发生的全部费用由申请人承担

  根据本案仲裁庭对被申请人仲裁反请求的支持情况,仲裁庭根据《仲裁规则》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本案反请求仲裁费由申请人承担90%,被申请人承担10%。鉴于被申请人并未提供因仲裁所发生的其它费用证据,仲裁庭对其其它请求不子支持。

裁决仲裁庭依法裁决如下:

  (一)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货款人民币502,612元;

  (二)申请人应向被申请人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455,648元;

  (三)本案申请人仲裁请求仲裁费人民币25,787元由申请人承担10%即人民币2,578.7元,被申请人承担90%即23,2083元,申请人已全额预缴了仲裁费人民币25,787元,被申请人应向申请人支付仲裁费人民币232083元;本案被申请人反请求仲裁费用人民币24,707元由申请人承担,9%即人民币22363元,被申请人承担10%即人民币2,470.7元,鉴于被申请人已预缴了全部仲裁费,申请人应向被申请人支付仲裁费人民币22,236.3元;

  (四)驳回申请人的其它仲裁请求及被申请人的其它仲裁反请求。

  上述裁决所涉款项,当事人应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15日内履行完毕。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以下无正文)

独任仲裁员:张忠

2017年12月1日